要学会优雅地作死

【全职/叶黄】拦住那个砍树狂魔!——Seed. 03

*腐向,CP叶黄。

*又名《一棵树引发的CP思考》。

*此文的CP其实是树黄。【大雾】

*设定参考了宝井理人的漫画《育种者graineliers》。

*伪科幻文,角色植物化注意。副CP未定,BG有。

*伞修伞长期打酱油路过。

*作者脑袋有洞,作者脑袋有洞,作者脑袋有洞。重要的事要说三遍。

——以上都没问题?Then, let the story continue.


Seed. 03

H市执行局的副局长面色凝重地站在指挥室的全息投影前,听着下属报告A级育种试验药剂失窃案的最新进展。

 

三天前夜晚十一点四十五分,雷霆育种基地还在研发试验中的三十一管KEY201型激活剂失窃,闯入者被锁定为编号A0093的保有者“火柴”,原属嘉世育种基地,后因不明原因叛逃。

就在两个小时前,执行局已经基本掌握了窃贼的坐标位置,原本准备就此开展收网行动;不料察觉到自己被发现的火柴忽然一记反击,发来一张公共空轨车内部的照片,声称只要空轨车停下,就当场把三十一管药剂全部释放。保有者的激活剂对于普通人而言是致命的毒药,一旦真的在人满为患的公交车上被释放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嘉世区部署的精英执行小队全部陷入被动之中,而他们在空轨车上唯二可利用的兵力,一个是B级的普通人类执行官,一个是刚转换三个月的菜鸟保有者。一想到这里,副局长的偏头痛变得更厉害了。

 

整整五个站点被临时取消,焦虑不安的情绪在空轨车里蔓延。乘客们都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几个人开始破口大骂。疑惑担忧的窃窃私语声此起彼伏。有的乘客掏出手机开始给公交公司打电话。

 

刚刚接到生平第一个从H市执行总局打来的临时委任电话的蓝河感觉心好累。

他还有十分钟。十分钟之后,空轨车将会经过一条新挖的人工河,水生禁种保有者的火柴很有可能会从桥上跳河逃走。在那之前,他必须从整整一车三百人上下的乘客中把经过完美伪装的火柴先生挖出来。

这是难度模式开到MAX的“火眼金睛”游戏吗!

此时的蓝河真想像夜雨声烦在歌中调侃的Mr.郑那样大喊一声“压力山大”。春易老安抚地摸了摸他躁动不安的藤蔓,示意他将任务目标的监视交给自己,全力搜索火柴的方位。比起逼得执行局全市追杀的A级逃犯,吞禁种的柔弱美女算个啥?

蓝河深深地质疑了一下自己近几个月的人品,首先调动起藤条寻找通缉犯最初拍下照片的地方。他当然知道对方多半已经不在原地了,但也有可能留下一些蛛丝马迹。

通过感受末梢寻找到拍摄地点,相同的景象和照片对比起来显得有点奇怪。没有植物信息素的残留,对方明显十分谨慎。直接冲着整个车厢喷除草剂明显也不切实际,对方是久经考验的A级保有者,而自己至今连级别都没有,正面冲突起来完全没有胜算。

也许应该让他自己露出马脚……可十分钟的时间,对方真的会在行动上露出破绽么?

 

“在猜哪一个才是‘炸弹狂人’?”耳边突然响起的低语让蓝河再度吓的差点跳起来。

“你怎么知道……”

“你的眼神都快把车厢扫出一圈洞来了。”男人揶揄地指指蓝河紧皱的眉头,“找人可不是这么找的。言多必失,行多必过。只要那位有点脑子就不会是目前站起来群骂的这些二货之一。”

蓝河默默地替“二货”点了个赞。

“可就算把目前六十七个半急到站起来的去掉(半个指的是一位坐立不安的家庭妇女),剩下也还有四分之三的人不能排除吧?”

“那么,或许我需要知道,这位先生或女士是不是把‘炸弹’藏在身上?”男人说着,意有所指地问。

 

如果不是真的因为靠得太近而清楚对方的脸皮的确是他自己的,蓝河一定会把这家伙当成“火柴”。

虽然自己作为新人漏洞百出,但一下就猜出空轨车面临的事态和自己知情者的身份,这人的直觉还是敏锐得有点可怕了。

初秋时节的天气还有些闷热,大多数乘客尚还穿着短袖,蓝河“巡视”了一圈,低声说:“剩下的四分之三有七个穿外套的,四十一个带了包。”

“那十二个穿着A中制服的去掉,我平时在这趟车上经常碰见这群小鬼,有几个还经常和我约着打游戏。”

果然,其中两个男生抬起头来正对上男人的视线,扬起手跟他打了个招呼。

“喂喂,他们还未成年吧!”蓝河无奈地谴责。

男人不置可否地收回视线。

“那还剩下三十一个。”蓝河顿了顿,“嫌犯是男性……剩余十五个……”

“十四个。”男人纠正,“门口那位是女汉子。”

“好吧,十四个。”

蓝河的触手从旁扫过,再次去掉几个外形不符的乘客。

时间过去五分钟,嫌疑人数被缩减到八。

那这八个人中,究竟那一位才是真正的凶手……啊不,真正的火柴呢?惊觉自己深陷悬疑推理小说的蓝河苦恼地想。

“如果你还在纠结真相到底是哪一个,那我劝你不要再白费脑子了。”邻座的怪男人叹了口气,将第二根纸棒也送进了垃圾桶。

蓝河不解。

男人看上去有些遗憾地收回伸向第三根不二家的手:“因为他就在我们的头顶上。”

 

视线猛然倾斜,蓝河被男人狠狠地推了出去,转眼之间,他原先的座位就被一发子弹打穿。

蓝河骇然地望向车顶的弹孔,他终于知道先前看到那张照片时脑海中一闪而逝的轻微违和感是什么了。

拍摄那张照片的地方不是在车里,而是在大开着的车窗外。对方根本就是一直匍匐在车顶上,从窗口监视着整辆空轨车的情况。

可车上并没有追捕他的执行官,他为什么不混在乘客之中?要知道自己和春易老一开始也并不是为了追捕火柴上的这辆车……

当看到那个烟鬼隔着过道对他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时,蓝河突然有种糟糕的预感。

(是他在追捕你。)一片混乱中,男人用口型对他说。

这场狩猎游戏中的猎物不是他,而是你。

 

蓝河那一瞬间的反应不是毛骨悚然,而是……心真的好累。

男人再度用凶狠的力道扯着他避开第二枚麻醉弹时,蓝河甚至脱口而出:“我很贵?”

时至今日,蓝河还记得男人回眸那一眼的神情。

“是挺贵。”他轻飘飘地回答,“有我十分之一那么贵呢。”

 

第三枚子弹旋转着呼啸而至,被一柄宽阔的量子剑悍然挡开。

“这小哥交给你了,我去收拾收拾那边那位。”男人用甩沙袋一样的姿势把蓝河丢给匆匆赶到的春易老,扭身就从窗口一跃而出,翻上了车顶。

 

还未起身,男人就立刻伏下,一枚子弹擦着他的后背飞了过去。他反手一甩,一张银色的卡片疾射而出。

几缕发丝被车顶的狂风挟卷着消失在后方。

两个人半跪在车顶上沉默地对峙着。

“……叶秋?”紧握着双枪的通缉犯迟疑地开口。

“现在是叶修。”男人随意地回答,“真没想到一年不见,你居然混成了这个鬼样子啊,王泽。”

王泽没接腔,只是更用力地握住了手中的枪柄。

“别死撑了,你知道你打不赢我。”仿佛这句话还不够嚣张,叶修大咧咧地直接一屁股坐在了车顶上,“有烟没?给哥来一根。”

几秒后,一根烟以出膛子弹般的速度飞了过来。

叶修倏然伸手捉住,捏着烟在车顶一擦,烟头便燃起了红亮的火星。

 

烟灰顺着风流,洒了王泽一脸。

 

当运河宽阔的水面如闪着光的银链一般出现在车头前方,通缉犯先生猛地站起身,扭头向车尾走去。

“别急啊,你裤腰带上别着的那些分我一半呗,反正你用掉一管还剩三十管嘛。”

王泽的背影僵了一下。

“五支。”

“一半。”

“只能给你五支,组织上需求很大。”

“一半。”

“最多七支,再多我也不好交差。”

“十八。”

“叶秋!”

“你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利。”

又是一阵沉默。

王泽终于败下阵来,从腰带上解下十五支合金试管,扎成一捆恶狠狠地砸向叶修。

“强盗。”

“多谢。”

 

当王泽转身走到车顶边缘时,叶修懒洋洋地“喂”了一声。

“你真的打算就这么给恐怖分子卖命?良心呢?被狗啃得还剩多少?”他讥讽地问。

王泽瞳孔一缩,怪笑了一声:“你觉得在他们眼里我是个什么?是个人?还是个怪物?”

叶修也笑。

“哪一个都不是,你·他·妈就是个废物。”

说完,叶修掐灭烟,把王泽从车顶一脚踹了下去。

白色的水花在河面上翻腾了一瞬间就被汹涌的水流冲散了。

 

收好十五支战利品,正打算收工回家的叶修突然头皮一麻,想都不想就向前一跃,幽蓝的剑光从他脚下的车顶悄无声息地透出,轻巧得仿佛干将莫邪画开一层纱衣。叶修一落回车顶,便毫不犹豫地再次起跳,终究还是慢了半拍。第二道剑光闪过,叶修膝盖以下的裤子全部变成了碎片。

“卧槽!黄少天你个疯子,还我两个月的烟草钱!”叶修狼狈地闪躲到一边,回头看时,刚才站过的车顶已经被切出了一个一米宽的大洞。

 

“好嘛……我就说那妞的胸怎么这么平。”叶修咕哝着摸出一瓶矿泉水拧开,望向今天造访11路公交车顶的第三位梁上君子。

此时手中握着幽蓝色长剑亭亭玉立在狂风中的,赫然是被蓝河和春易老当成跟踪目标的卷发女郎。

“废话少说。”清朗的男声从来者口中滚落而出,黄少天蹬掉脚上的细带高跟鞋,一把扯下头上的假发。

“今天不交代清楚这一年你都死到哪去了,叶秋你个杀千刀的哪也别想走!”


评论 ( 3 )
热度 ( 35 )

© Voca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