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学会优雅地作死

【全职/叶黄】拦住那个砍树狂魔!——Seed. 04

市里有房,脚下有车,手上有钱,身侧有美人相伴。

——如果房不是酒吧二楼一个昏暗得跟闹鬼似的储物间,车不是顶上开了个大洞的公交车,钱不是揣在怀里等着充公的违禁药品,美人能闭上嘴再把指着他的光剑放下来,叶修觉得自己的人生——啊不,树生,就圆满了。

 

“哎哎,别动手,我这忙活半天嘴还干着呢,你等我喝口水先。”叶修见黄少天又把冰雨往前送了半米,举起双手无奈地抗议道,“说来你是怎么找到我的?我从嘉世走的时候除了烟灰缸应该什么都没带啊。”

“靠你还好意思说,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跑了是什么意思啊?答应我的那三场PKPKPK你还欠着呢!要不是我今天卧底任务碰巧上了这趟车,你是不是这辈子都不打算跟我们联系了?”一连串抱怨瞬间就像事先背好的说唱词一样从黄少天的嘴里溜了出来,他走过去一手劈下叶修喝到一半的矿泉水,仰起脖子就往嘴里倒。“干坐了半天,渴死我了。”

叶修无奈地看着剩下的水全都灌进了黄少天的肚子:“你就不怕我往水里加点激活剂什么的……”

黄少天喝完水正心满意足地用袖子擦嘴,闻言动作一僵:“我靠你不是真加了料吧?”

“刚才喝水之前吸了一口……”

“……”

黄少天走到车顶边,趴下,开始干呕。

 

“至于吗,”叶修好笑地看着那一团扒在车边试图把自己的胃反刍出来的家伙,“就你之前做任务吸进去的那些毒化物质累积起来都能烧死半亩地里的杂草了,还差这点?”

“你们这群木头皮糙肉厚的当然没事,我可是脆弱的人类好吗。”黄少天恨恨地瞪了他一眼。

叶修对眼前能单手把一个B级禁种保有者干翻在地上的“脆弱的人类”无语了一下,还是冲着黄少天伸出一只手:“来来,把你那脆弱的小胳膊交给哥处理处理。”

黄少天倒也不跟他客气,撸起袖子就把小臂伸了过去。

“一年没处理过了,你轻点整啊……嘶!”

叶修将手掌覆在黄少手臂内侧的一瞬间,几根极细的根脉从他的皮肤下顶了出来,在结实有力的小臂上巡游了一会儿,准确地找到皮下的静脉刺了进去。

长期和变异植物以及各种药剂打交道的人类体内时常会积累起各种有害物质。保有者将根系埋入人类的循环系统中过滤走血液里无法自然排出的隐患,就像植物净化被重金属污染的土壤。

 

叶修第一次替黄少天过滤血液是在和蓝雨的一次合作追捕行动中。

那时的叶修还叫叶秋,在嘉世担任精英小队的队长。当时的黄少天受伤沾染了神经毒素,惨白着一张脸缩在墙角里一声不吭,发现话唠情况不对的叶修没理会来自伤员的抗议,顺手就给他“扎了一针”,解决了那点不会要人命,但疼起来很要命的毒素。

处理完成后,黄少天用特别诧异的眼神瞪了叶修半天。叶修也是那时候才知道黄少天是少有的连结抗拒型体质,绝大部分保有者的过滤处理都会让他浑身起疹子。但叶修和黄少天的相容性意外地好,黄话唠在叶修处理之后除了“针孔”附近刺痛了十几分钟,没什么明显的排斥症状。

从那之后,黄少天找叶修的理由除了“任务”和“PK”之外,又多了一个“排毒”。

 

刚连接起黄少天的内环境,叶修就皱了皱眉头。

“你这一年净干了些什么,血管里流的都快变成综合咖啡了。执行局表扬你是钢铁铸成的战士,你就真把自己当铁臂阿童木使唤啊?”

黄少天被说得有点心虚,举起另一只手挠了挠后脑勺:“我这不是……有点忙嘛。你也知道的,你走之后嘉世新上位的那位不太给力,原本嘉世负责的那部分案子有不少都压到我们头上来了,我也跟小郑一样压力山大啊!说到嘉世,你究竟为什么一声不吭就走了?”

叶修抓抓头发,苦笑了一下:“一时半会儿还真说不清,不如你先到我那儿去?”

“你现在住哪儿?”

“不远,还有两站路就到了,兴欣酒吧,你应该听说过。”

“兴欣?听着是挺熟……卧槽!那不是我要去卧底的地方吗?”要不是叶修的吊针还扎在他的胳膊上,黄少天差一点就跳起来了。

“啊,对,就那个。”叶修老神在在地点点头。

“……”黄少天一巴掌拍上叶修的肩膀,把脸埋在手背上,“你等我整理一下情绪……所以老叶你现在这是从革命军队退休,改行当山大王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兴欣也就是一个和未登记保有者收容所类似的地方,我只是找不到地方呆暂时住那。”

黄少天闻言松了口气:“我就说嘛,黑社会什么的跟老叶你的画风完全不搭。不过我该以什么名义造访你的狗窝?路过的执行小队副队长?听着都不现实好吧!”

“人质怎么样?”叶修咕哝了一句,不等黄少天反应就忽然断开连结,飞快地绕到他背后,抢过冰雨就横在了黄少天的脖子上。

“卧槽离远点离远点,你快割到我了!”接到蓝河和春易老通知赶来的执行队包围紧急停车的公交时,黄少天还在锲而不舍地翕动着嘴唇小声抗议。叶修伸出空着的那只手在他的腰肉上拧了一把,人质飞快地冲背后的劫犯比了个中指,终于肃静了。

 

四辆车,二十名B级执行官……黄少天在心里“啧啧”直摇头。

不够看,完全不够看啊。要是执行局真的知道了这位突然插手放走火柴的“未登记非法保有者”是什么人,派来的就该是霸图的韩文清跟核弹了。

黄少天完全没有在叶修是否能带着自己逃走这个问题上停留,直接开始猜测对方会用什么方法逃走。

果然如他预料的一样,没过多久,一辆改造过的极速空轨车就以极其飘忽的飞行轨迹从车队的包围空隙中挤了进来。

然而他猜中了开头,却没有猜中结尾。

他本来应该在那个发型遮了一半脸的无照司机弹开车门伸出头来问“老大这谁啊?哎你这光剑怎么是蓝色的?你是什么星座的啊?”的时候就马上掉头离开的。

坐在如滚筒洗衣机一般做出一个接一个的托马斯回旋运动的改造车上,剑圣大人捂着胃后悔地想。

 

“包子开慢点,我们的乘客要吐了。”坐在副驾驶座的叶修瞥瞥后视镜,幸灾乐祸地挑了挑眉。

“好的老大!”包子往后看了一眼,确认追兵已经都被甩掉了,终于把他那不要命的开车方式收敛了一点。

“卧槽……叶修你们这是合起伙来谋杀我吧?”一感觉肚子里没那么翻江倒海了,黄少天立刻开始用声波污染车里的环境,“俩木头桩子欺负我一肉做的,有意思吗有意思吗?叶秋你个死性不改的到处拉仇恨,有意思吗有意思吗?你这司机从哪儿找的?原来开过山车的吧?”

“介绍一下,这位是包荣兴同志,我们都叫他包子。从前是嘉世区的暴走族,现在在兴欣酒吧镇场子。”

“一切包在我身上!”包子配合着叶修的介绍在岔路口甩了个华丽的漂移,冲着后座伸出大拇指。

再次弯腰捂胃的黄少天在心里默默地回了他一根中指。

 

三分钟后,车在一条小路边停下,道路尽头门面挂着的3D招牌上,“兴欣酒吧”四个大字呼之欲出,爬满招牌的虚拟藤蔓正从翠绿慢慢转向火红。

黄少天挪动着发软的双腿从车里钻出来,立刻像躲瘟疫似的远远躲开了包子和他的马路杀手。

包子眼神纳闷地望向恨不得飞到地球另一边的黄少天:“老大,嫂子怎么好像不太喜欢我呢?”

黄少天愣了愣,反应过来他那句“嫂子”说的是谁之后炸毛似地跳了起来:“靠靠靠谁是你嫂子谁是你嫂子谁是你嫂子啊!我脑子有病才会看上这家伙吧!叶秋你倒是反驳一句啊……”

叶修捂着耳朵,扭过头对包子说:“你搞错了,这货是男的。”

“啥?他是男的?”包子立刻顶着“天呢噜这不是真的”的表情望向黄少天,“那他为什么穿着裙子啊?”

黄少天僵硬了一瞬间,低头望向自己身上粉色的套裙和裹着丝袜的小腿,脑海中顿时像弹幕一样刷过一片“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因为他有着一颗少女般的心。”叶修淡定秒答。

“哦,懂了。”包子点点头,敬畏地望了黄少天一眼。

你究竟懂什么了啊?!黄少天的内心抓狂地咆哮。

 

“包子叶修,你们回来啦?”一个扎着马尾的姑娘推开玻璃门小跑了出来,有些埋怨地瞪了叶修一眼,把一张银色的卡片递了过去:“我在路边捡到你代号卡的时候吓了一跳,整个兴欣就你最乱来——没被【里面】的人怎么样吧?”

“放心,他们没被哥怎么样就不错了。”叶修毫不惭愧地接过代号卡收进裤兜里。

“是啊老板娘,他们哪有老大厉害。”包子深以为然。

被称为“老板娘”的年轻女孩翻了个白眼,视线落到叶修身后时,脸上浮现出一丝诧异。

“这位是?”

叶修笑笑,一把拉过还在整理刚刚重新戴上的假发的某剑圣。

“黄小甜,我弟弟的朋友的表侄子的前女友。”


TBC

评论 ( 2 )
热度 ( 40 )

© Voca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