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学会优雅地作死

【全职/叶黄】拦住那个砍树狂魔!——Seed. 06

Seed. 06

 

周围是一片晦暗的幽蓝。

他从外套的夹层里摸出打火机,银色的外壳在经年累月的摩擦下已经有些发黑,衬着典雅的造型有种岁月沉积的美感。

拇指弹开顶盖,微黄的火苗跳动了一瞬,转眼又熄灭了。

反复试了几次,结果依旧。

他扭头四处打量,鬓角的发丝随着他的动作在空中水藻一样地流动着。

他忽然醒悟过来自己是在湖底。

一点幽光飘飘悠悠地从头顶很高的地方闪现出来,继而是第二点,第三点。

不多时,成百上千细小的光源在湖面上参差浮动,仿佛空茫宇宙中忽然点亮的遥远星云。

他推开火机,银色的小东西便像太空舱中逃离瓶口的一滴水珠般飞远了。他伸展身体向着水面游去。

真正的夜空在双眼离开湖水的一刹那扑面而来。他发现那些飘浮在湖上的星辰原来是夜色里漫天飞舞的白絮。其中的一朵颤巍巍地停落在他的面前,细小的种子在白色绒毛的包围里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叶修模糊知道自己是在做梦。毕竟九月并不是柳絮纷飞的季节。

 

他循着柳絮飞来的轨迹在河岸上行走,白色的制服风衣浸过水后变得异常沉重,暗红的镶边沉甸甸地垂在草叶上。

他的步伐疲惫,心情却异常平和。

叶修慢慢地爬上一座小山坡,在靠近湖水的一侧停了下来。柳絮的源头枕着双臂安静地仰躺在草地上,一棵修长挺拔的垂柳从他胸口的皮肤下生长出来,缀满柳絮的枝条远看仿佛一团闪闪发光的云。

叶修在那个手脚修长的男孩身边坐下,伸出手替他拂去落在颊侧的光絮,然后恶趣味地将他耳后半长的头发扎成两个小辫子。

男孩没有反抗。他睡得很沉。

沉得似乎忘记了呼吸。

叶修放开他的头发,将手掌覆盖在男孩的额头上。

“你现在这样子倒挺像一棵树嘛。再在这躺上几年,该不会就生根了吧?”他喃喃地说。

问句的尾巴消散在清冷的夜风里,无人回答。

 

“都坐了一上午了还不挪窝,黄少该不会是在凳子上生根了吧?”卢瀚文凑在郑轩身边嘀咕道。

“说什么呢说什么呢?我一人类生哪门子的根啊?”黄少天一把扯过不安分的熊孩子胡乱抓了抓他的头发,“我这是在认真给明天的任务做准备工作。”

“嗯嗯勤劳的黄少你是最棒哒!”卢瀚文笑嘻嘻地拍拍黄少天的肩膀,扭过头小声地:“明明是在思春……”

看懂卢瀚文口型的宋晓一口茗乾绿喷在了对面李远的PFP上,被悲愤的同事掐住脖子狠狠地摇晃起来。

队长喻文州在宋晓的哀嚎声中微笑着关闭了任务布置计划的全息投影:“到午饭时间了,大家都收拾一下去外面吧。”

忙了一上午——虽然不知都在忙些什么——的队员们闻言顿时欢呼起来,互相招呼着纷纷向门外涌去,办公室转眼间就空了大半。

喻文州整理好文件关机后,转身发现黄少天还坐在桌前面对着投影。

“嘉世的保有者登记名单?”看清黄少天在翻看的资料,喻文州不由意外地挑起了眉毛。

“啊,这个……就是我前段时间遇到了嘉世一特难缠的家伙,想查查他到底是什么人。”黄少天手忙脚乱地解释道。

“哦?这样啊。”喻文州笑笑,没有戳穿他看的是二十五年前的保有者资料。

自从上次去H市出任务回来,黄少天就经常眉头紧皱地陷入沉思。虽然没有妨碍到日常的工作,但喻文州还是不能对自己队员的情况放任不管,尤其是在心事重重的是小队的绝对主力的情况下。

好在小队的下一个任务地点就在H市,喻文州在将自家副队强行拖向午餐的路上想。

但愿到时可以顺便找出某人时不时撑着下巴发呆的原因吧。

 

虽然是午餐时间,但精英小队的成员们却纷纷伸着懒腰向基地大楼外走去,在蓝雨的“花园”里坐下来晒太阳。只有黄少天和喻文州道了别后,径自前往位于地下一层的食堂。

所谓禁种保有者,并不只是可以将身体的一部分转化为植物形态的人类。变异植物的DNA对其共生者的同化影响远比一般人理解的要深远得多。另一个物种的入侵几乎可以说是“毁掉”了他们的味蕾。除了清水,只有植物生长所需的无机盐才能勾起他们的食欲。满桌的珍馐美味对一名保有者的吸引力甚至还比不上一串富含磷酸和钾的生辣椒。

他们靠特制的营养液存活,根据保有禁种的不同每天需要接受相应时长的光照。他们的五感变得更加灵敏或迟钝,体力和耐力也成倍地增加或削弱。有的人变得昼伏夜出,有的人只能听见来自蝙蝠的高频声波,有的人在一天之内便经历了成熟,衰老和死亡,有的人却永远停留在婴儿时期。

黄少天比大部分人都更加了解他们与人类的不同,与他并肩作战的同事们几乎时刻都在提醒着他这种差异的存在。

譬如一天有三个小时都在喝披着茗乾绿外表的植物营养液的宋晓。

譬如总是在下雨时怔怔地站在外面淋雨的小卢。

又譬如从六年前第一次见面后外表就几乎没有变化过的喻文州。

黄少天端着盘子在食堂外侧的一整面玻璃墙边坐下,把秋葵一棵一棵地挑了出去。

玻璃墙外封着“花园”里的人工湖,湖底的水生变异植物在正午摇曳的波光中隔着玻璃向黄少天张牙舞爪。保有禁种属于红藻变体的郑轩混在一片“同类”中搜集数据,也不知道他那句“压力山大”的口头禅和在藻类之中红藻分布深度的水压最大有没有关系。

食堂的大妈小妹已经习惯了每天中午看到这个年轻人独自坐在固定的位置上默默刨饭,午饭时间竟然是黄少天一天之中最安静的时刻。

蓝雨精英小队的七名队员中只有一个人类,大漠孤烟和夜雨声烦是整个执行局中唯二的人类顶级执行官。

 

黄少天正在喝汤,贴在耳后的传讯器突然震动了起来。

“任务出现变化,小队全员五分钟后集合。”

听自家队长语气严肃,他也不敢怠慢,三口两口搞定汤里的肉丸子,起身一边擦着嘴角一边向楼上奔去。

 

任务目标自杀了。

 

听完最新情报的黄少天撇了撇嘴。

原目标名叫于沓,34岁,男,人类,雷霆基地B级育种者,曾经参与两周前失窃的KEY201型激活剂的研发,被怀疑是窃贼所属组织的卧底。十分钟前被发现在H市的家中服毒自杀。

“切,假如他真是卧底,刚替组织立了大功还没来得及领赏呢,怎么会想着寻死啊?假如他不是卧底,那就更不应该寻死了。这家伙会是自杀才怪呢!”黄少天一如既往地嚷嚷着发表意见。

“的确。目标生活规律,和家人同事感情和睦,并没有表现出自杀倾向。”郑轩一边翻看着案发现场的照片一边说。

“会不会是组织发现他的身份被怀疑,想要杀人灭口?”

喻文州思索片刻,摇摇头:“可能性不大。于沓毕竟是一名B级育种者,出于对人才的保护他们也不会这么做。”

“不是窃贼干的,难道有第三股势力插手?”黄少天摸摸下巴。

“在没有看到现场之前,我们能够推断的很有限。越早赶赴现场,线索保留的可能就越完整。”喻文州说,“少天和宋晓立刻跟我前往H市,李远和郑轩还是按照计划今晚动身去W市协助雷霆调查,小卢和景熙原地待命。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

“OK。”

“当然没问题,队长说什么我就做什么咯!”

“可是队长!为什么我是待命呢?我也想去H市……”

“景熙你被小卢抛弃了哦~哈哈哈!”

“唉,压力山大……”

 

蓝雨尖刀小队的任务布置就在一片吵闹中被定下来了。

 

傍晚时分,街道尽头的兴欣酒吧,一名叼着真知味的男子不情不愿地被老板娘推出了大门。

“我说老板,今天中午才有危险分子杀了人,我一个人出门多不安全啊……”

“得了吧,整个H市的头号危险分子不就是你吗,去拐角超市买个马桶圈能累死你啊?三瓶老陈醋两根大葱一口不粘锅,速战速决!”陈果话一说完就果断地把大门拍在了叶修的脸上。H市的头号危险分子叹了口气,趿拉着鞋懒洋洋地过了公路,去超市火速挑齐了酒吧要的东西顺便再拿了包POCKY,便晃晃悠悠地往回走。

 

于是莫凡第一次遇到叶修时看见的就是对方头顶不粘锅,项套马桶圈,左手三瓶醋,右手两根葱的伟岸姿态。

 

力气已经在长达几小时的逃亡中耗尽了,年轻的拾荒者浑身沾满暗蓝色的体液,奄奄一息地跪坐在垃圾桶后的阴影里。

莫凡失去意识前看到的最后一幕,就是那个吊儿郎当的男人趿拉趿拉地晃到自己的面前,叼着一根草莓味的饼干棒老神在在地问:“哟,杀人啦?”

那语气轻快活泼得简直像在问他:“哟,吃了吗?”

 

TBC

评论 ( 2 )
热度 ( 35 )

© Vocale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