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学会优雅地作死

明明发着这么有病的东西却怎么也high不起来。

在冷得冻成冰的夜里搓着十指发呆。

群里的记录刷过去一页又一页。

想到Bohea和Keemun习惯性戴着的笑脸。

想到暴雨中不知被遗落在哪片土地上的长剑。

想到像丧家犬一样东躲西藏的年轻黑客注定在故事的一开始就狼狈死去,生命中最后的时刻向红发友人打出的却依旧是大段大段的谎言。


我怎么就这么作呢?现在弓腰驼背坐在电脑前打字的难道不该是个逗比吗喂。

评论 ( 10 )
热度 ( 66 )

© Vocaless | Powered by LOFTER